被黑人持续侵犯的美人妻

褪去那高根红色皮靴,扒下那火红色的皮裤,再继续扒下那条红色保暖裤,里面就是一条已经湿漉漉的红色小裤衩了,看她从里外到都是红色的东西,就可以知道铁亚男是一个非常喜欢红色的人,也可以看出来铁亚男这个人性格上是非常热情似火的,一旦她打定了主意,那么她将全身心地投入进去。 红色意味着“火“或“血“,个性坚强,积极豁达,活泼异常,感情丰富,性格外向,总是准备论争或取进攻意识。说话做事快而不加思索,铁亚男就是这样一个女人。 所以当二彪子还想继续她的时候,她开始反客为主了,一把就抓住他那一直在外面放风的大鸟,吃吃的笑,表情羞羞的道:“还想玩啊,你的这个太大了,有几个女人受得了啊?” 二彪子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个女人还真是热情似火啊,你一个黄花大闺女有得着这么热情吗,大手地摸了一把铁亚男的小脸,并用手指在她嘴唇上蹭了蹭,轻轻的她道:“刚才我让你快乐了一次,这次该轮到你让我快乐了,来吧,既然你拿着我的东西,应该知道该怎么做了吧,怎么样……会吗?” 虽然二彪子没有明说,但铁亚男还是听懂了,谁让她看过那种带色的片子呢,谁让她还对里面的一些花样都深入浅出地研究过呢,没吃过猪肉,她可是见过猪跑的,刹那间,她再次脸上飞红一片,表情羞涩不堪,只是两人此刻都已经这样,铁亚男再羞涩,也不会扭捏作态了,所以她只是老老实实的道:“我……我没什么经验,恐怕……做得不好……” 二彪子一听这话就乐了,哈哈笑道:“没关系,你慢慢来,我会教你,好了,现在,开始吧!” 铁亚男轻轻的嗯了一声,强忍着羞涩,慢慢地伏去,将手里的东西东西拉到近前,看着那根庞然巨物,,她心脏就如受惊的小鹿般一阵怦怦乱跳,暗想:“我的妈,这么大一根东西,我……我嘴巴含得下吗?” 想归想,做还是要做的,铁亚男怯怯的先伸手扶住面前不停晃动的巨物,深深呼吸了好几下,然后,她又抬起头来,看到二彪子眼中鼓励的眼神,于是,她对着而二彪子的脸微笑了一下,慢慢低下了脑袋,张开了她的小嘴…… 十分钟后,在二彪子的轻声指点下,铁亚男的技术有了飞快的长进,要不怎么说铁亚男是一个聪明的女人呢,学什么都快啊! 闷哼一声,这一下却是轮到二彪子受不了了,铁亚男的技术突飞猛进,带给二彪子的也是突飞猛进,那种强烈的刺激让二彪子一会儿如在天上飞,一会儿如在水中游,简直是天上海里,无边的享受啊! 死命地按住铁亚男的脑袋,二彪子粗喘着气,哼哧着道:“你,你还真是迷死人不偿命的妖精啊!” 铁亚男从来没有这方面的体验,但是现在光着身子的她手里捏着是一个巨大的男人东西,一切的一切都让她体会到了不一样的味道,那种味道也让她从一个只会使用暴力的打女,转变成了一个能在取悦男人的妖女,这个变化不可谓不大啊! 吐出嘴里的东西,飞了二彪子一个媚眼,铁亚男不无得意地道:“论身手我打不过你,那我就在这方面要打败你!” 二彪子笑了,嚣张跋扈地大笑起来,如今的他在打架和睡女人这方面还真的没有遭遇过对手,不可否认铁亚男是挺能打,是一个强硬的对手,但是还不是败在他的手下,既然能在身手上打败她,那么在睡觉干那个事情这方面二彪子就更加有信心,成熟透了的妇女他都不怕,你一个还没开过张的黄花大闺女他还怕个什么,撇了撇嘴,嘿嘿道:“信心不小,可惜信心得要与实力成正比的,咱们可还有真正地开始呢,接下来,就是见证我真正实力的时刻了。” 这一刻,二彪子就是主宰一切的神! “切!”可惜,铁亚男不屑的撇了撇嘴,并嗤之以鼻的举动让二彪子的好心情一下子就当然无存了,光说不练那是假把势,看来不动真格的那是不行了,二彪子猛地将铁亚男按倒在,然后他,他就禽——兽一般地压了上去,不,是他的大脑袋手下压了下去,压到铁亚男的身子下面去。 就在铁亚男没有明白二彪子此举的用意时,二彪子的嘴已经来到她的,他伸出舌头顺着铁亚男的右腿轻轻往下滑去,就在她难以消受这难以言状的时,二彪子已经舔到了她的脚踝,并张开口含住她那纤纤玉脚的小趾头,并配以舌头吮舔起来,一个一个脚趾地去咬。 “哦……唔……”铁亚男皱紧了眉头,牙齿紧咬住手指,发出了近似哭泣的声音。一种莫名的从她的脚趾迅速向上冲去,一直传到了她那个春潮部位,一瞬间,铁亚男只觉得花径内春潮涌动,然后就是手指头、脚指头紧紧地收缩起来,再张开,再收缩,让她一下子彻底崩溃了。 因为穿的是那种不透气的皮靴,加上刚才和二彪子打架的时候出了些汗,所以铁亚男的脚指头不可避免地有种汗腥的味道,不过二彪子却是舔得那叫一个过瘾,对于铁亚男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女人,他是彻底拿出了手段,彻底拿出了本事,他发誓要彻底征服这个女人,你不是黄花大闺女吗,我二彪子也不会用天赋本钱胜之不武,咱就使花招,使手段,让你知道知道咱二彪子是如何得厉害法! 随着二彪子的舌头由脚部重新往上舔去,铁亚男的每根神经都彻底亢奋起来,当那灵蛇般的舌头来到她的内侧时,铁亚男就如同快要崩溃似地哭了起来,将自己的手指咬得发紫,而她的更是疯狂地扭动着,二彪子用手按住她的腰肢,舌尖毫不留情地沿着女人腿一直朝那两条腿交会的凸起部前进,就在铁亚男紧张得浑身都要沸腾时,二彪子的舌头却出人意料地越过了她湿热欲出的那个地方,来到了她平滑的小腹上,尔后一直舔向了她那对高耸的山头。 “啊!”铁亚男一声叫那叫一个惊天动地,此时的她也不管外面听不听得见了,也不管一个女孩子的矜持了,她是实在憋不住了。 外面,虽然这里的隔音效果不错,但铁亚男的声音之大还是传了出去,铁鸽子脸上的肉横蹦了一下,开这种场所的人,他自然知道女人发出这种声音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嗷嗷直叫地道:“我草你个妈了巴子的,五老黑,今天你要不弄死我,这个事情我跟你没完,那是我妹妹,那是我亲妹妹啊,这个事情就是搁在道上你也说不出大天去,咱俩没玩!” 五老黑的脸也蹦了几下,暗自嘀咕这个彪爷爷你就不能弄小一点声吗,你这是玩女人呢?还是杀女人呢?整这么大声干什么,悄悄的把事情干完不就行了吗!没有声音的刺激,他铁鸽子也就顾忌着脸面不发作出来,现在倒好,你整出这么大声音来,搁谁也甭不住脸啊,何况铁鸽子那也是道上赫赫有名的人物,那可是自己亲妹妹啊,要是他不这样,以后还怎么在道上混! 可是嘀咕归嘀咕,他又不好去指责二彪子的行为,那彪爷爷他可是自问惹不起,真要柿子可软的捏,比起来还是这个铁鸽子比较软一些,虽说他在道上有地位,但是自己也不差啊,经过今天这个事情,铁鸽子的名声可是一落千丈,而他五老黑的名声可是要水涨船高了,所以他根本就不怕这小子狗急跳墙,要是他想死,那就是他自己作孽,怨不得自己,嘿嘿一笑,五老黑道:“老铁啊,冷静,冷静点,女人都得经历这一遭的,你的春园浴池里又不是没干过这种勾搭,你铁老大总不能没睡过大姑娘吧,嘿嘿,那彪哥的家伙事你也看到了,是大了点,不过女人就是那样的,你再大她都能装得进去,只不过一开始是要开垦费力了一些,慢满慢就好了,慢慢地就好了,你就放宽心吧!” “你个混蛋王八蛋,五老黑,是你妹子你能这么说话?”铁鸽子的心在滴血,眼睛都红了,这个事情搁谁身上也受不了啊! 五老黑倒是知道他的心情,所以也不是很生气,反而很随意地道:“那得分谁,要是彪哥看上我妹子,我五老黑二话不说,一定把我妹子送上去,嘿嘿,能成为彪哥的女人,那是她的荣幸!”心中嘀咕,反正老子没妹妹,就一个姐姐,都嫁人生三个孩子了,要是那个彪爷爷真的看上了,不介意把姐姐奉献出去,我不介意的哦! 对于五老黑的厚脸皮,铁鸽子是彻底没辙了,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被五老黑几个手下死死地按着,他也有力气无处使,只能眼睁睁,不,是耳听着自己妹妹让人糟蹋,他发誓,这个仇一定要报,他更后悔为什么要拉妹妹进这个火坑,都是自己坑害了妹妹啊! 不过相比于外面铁鸽子为自己妹妹操心难过,屋内的铁亚男倒是一点也没有伤心难过的意思,因为此时的她已经完全地被二彪子高超的手法给征服了,这个家伙,这个家伙,他,他怎么这样做了啊,好象,好象那些片子里演的他都做了,以前看片子的时候还觉得臊得慌,怎么能那样去干呢,多恶心人啊,多难为情啊,可是现在轮到自己亲身实践了,才知道,才知道到了这种时候,该做的不该做的,都能做得得出来了,而且,而且好象效果还是不错的哦~! “你,你,你倒是来不来啊!”咬着牙,铁亚男不顾女人的羞涩,实在憋不住来了这么一句。 二彪子笑了,吐了吐自己灵活的舌头,吃吃地道:“你要是想让我来,我就来啊,不过,你得来求我哦!” 铁亚男的脸蛋瞬间就跟煮熟的红皮鸡蛋似的,这个家伙,这个家伙太无耻了,“你,你,你讨厌了!” 嘎嘎地大笑了起来,能看到刚才还英姿飒爽,非常能打的一个打女变成如今这个娇滴滴小女人模样,二彪子的得意之情那是完全迸发出来,她的心也更加炽热起来,咂巴咂巴嘴道:“你要是不说,那我就继续来了哦,不身上的味道可真好吃啊,我还没吃够呢!” 你个坏蛋,大坏蛋,大大地坏蛋!铁亚男简直要叫出声来,自己是女孩子啊,你一个大男人就不能让一让人家这个女孩子吗,不过要是让认识铁亚男的人知道她承认自己是一个女孩子,估计很多人大牙都会掉下来吧! 不过看着二彪子居然真的又要伏用嘴巴去舔自己了,铁亚男就浑身一阵颤抖,受不了,她可真的是受不了这样的刺激了,只能哼唧着道:“你!你!啊,对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看着铁亚男哼唧了半天,居然说了这样一句话,二彪子差点没笑出声来,可是眼见这个女人是面皮薄了一些,还是不要逗弄得太过分,这种事情得慢慢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不过想到两个人打也打了,亲也亲了,摸也摸了,该干的事情差不多都干完了,就差最后一步没有干了,居然还不知道两个人彼此的姓名,不由得一阵好笑,又想到一开始两个人打起来的时候自己以为她也是混的那种女人,而她更是以为自己是找小姐不该钱玩霸王睡的男人,就更是觉得好笑啊,轻轻凑到她耳边,看着她慌乱的眼神,二彪子轻轻地道:“记好了,我叫李二彪,不过人家都叫我二彪子,你呢?” 铁亚男下意识地把脑袋转到一边去,没办法,他的眼神太有侵略性了,她看着害怕,也是轻轻地道:“我叫铁亚男!” 二彪子露出胜利的笑容,他直起身子,张开双臂把铁亚男从拉坐而起,将她拥入怀里,轻声在她耳边说道:“亚男啊,刚才我的服侍你还满意嘛?” “满意。”铁亚男羞红了脸蛋无力地伏在二彪子的肩上,用无比的声音,轻声吐出了两个字,她刚才不好意思说出那样的话来,二彪子主动这样说出来,她自然是顺着话往下走了。 二彪子手掌温柔地着铁亚男那润滑得如绸缎的,要说铁亚男是会功夫的,这皮肤却还保持得那么地好,身材健美,却皮肤又白又嫩,估计跟她是练跆拳道有关,都是在屋子里练的,又不需要练力量,所以她才能将皮肤保持得这么好,再一想到她那两条腿是那样的有爆发力,他就更加火热起来,坏笑道:“好了,亚男,刚才只是前戏,我还准备了更妙的服务给你,咱们继续来!” 全场皆惊!很多人都是呆楞当场,特别是铁鸽子,本以为他按照道上的规矩服了软,这一下可以解决掉这个二彪子了吧,为了自己的妹妹,为了报这个仇,他是豁出去了,以后就是没了江湖地位,也要对二彪子下手,那知道,那知道结果却是这个样子的。 “五老黑,你,你这是什么意思?”铁鸽子气急败坏地叫道。 五老黑这个时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这位爷出的手啊,怪不得,怪不得呢,嘿嘿,这个铁鸽子也是霉星高照,惹谁不好,偏偏惹这位爷,当初自己可是有着血的教训啊,不过还是自己见机得快,懂得能屈能伸,最后低三下四的跟他处好关系,嘿嘿,这叫未雨绸缪,果然还是自己有眼光,这位爷的后续发展可是一直在自己眼里呢,跟镇上实力派人物赵玉海海哥称兄道弟,跟镇上道上大姐大猫姐有了那样的关系,最让他啧啧称奇的还是他居然泡上了镇上最出名的美女副镇长,现在更成了美女副镇长马金花的丈夫,不管是那一个身份,都不是他能招惹得起的,这就更让他不得不佩服自己的眼光是多么地毒,前期投资那叫一个准啊! 对于二彪子的前期投资可谓是五老黑这一生最准确地投资,为此他可是非常地沾沾自喜,这一次居然在这里碰见了二彪子,那还不当祖宗地供着啊,至于铁鸽子的事情吗,嘿嘿,哥们,你就自求多福吧,惹到这位爷,你就自认吃亏吧! “老铁啊,不是哥哥不帮你的忙,只是彪哥可不是我能惹得起的人!”对着铁鸽子是高高在上的狗屁模样,但是马上对二彪子,他又点头哈腰道:“彪哥,彪哥,不知道是您在这,您说您说一声啊,那个——” 说到这里,他又是一怔,因为他也突然之间看到抱着女人的二彪子下面居然是光溜溜的,这是什么风格,难道彪哥还喜欢在人前玩这种刺激,这也太大胆,太心潮了吧,想他五老黑可是只喜欢在女人面前玩这种游戏的,至于在男人面前那就算了。 对于二彪子的独特癖好他不好说什么,所以这话也只能很委婉地表示出来,“那个彪哥,有什么事情您尽管吩咐,我五老黑那绝对没有二话!” 二彪子一听这话笑了,现在自己的形象是丢份了点,他可不想在男人面露自己的家伙,要露也得在女人面前露,但这是在铁鸽子的地盘上,刚才他没有办法解决这个事,现在正好五老黑来了,看他那样子又好象跟铁鸽子不怎么和睦的样子,不由得来了心思,点着头道:“好,既然黑哥这样说了,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那边我有两个兄弟受伤了,你找人给我送医院去,另外,有人好象对我不太感冒,你给我压着点,我呢进屋里和这个小妞去办点事,知道怎么办了吗?” 五老黑久在江湖上混,别看他长得黑不哧溜,一副五大三粗的莽撞样,其实心眼鬼着呢,一说那就什么都明白了,嘿嘿地一笑道:“啊,好,好,知道,知道,彪哥,您尽管去办事,这里交给我了,来啊,去两个人把彪哥的兄弟送医院去,另外给我封锁住现场,今天晚上彪哥要入洞房啊!” “五——老——黑——”咬牙切齿的喊叫声,铁鸽子这一刻真的要疯了,因为他听出了二彪子话里意思,更听出了五老黑话里的意思,现在他最恨的不是二彪子,反而是五老黑了,这个王八蛋,他要杀了他,就要冲上去打五老黑。 可惜他根本就冲不上去,因为五老黑这一次来可不是一个人来的,他还带着好几十号手下呢,上去好几个人把铁鸽子给抓住,铁鸽子的身手是不错,也能干翻几个,可是三个五个不行,我就上十个八个,他可不比自己妹妹和二彪子的,三下五除二就给制服住了,他剩余的那些手下还想上来,五老黑的手下也不是吃素的,因为二彪子和李家三兄弟的下手,铁鸽子的手下明显比五老黑的手下要少得多,全都被顶在那里不敢上来。 五老黑谄媚地笑道:“彪哥,这里有我呢,您就放心享受吧!” 二彪子满意地笑了,扛着铁亚男就往拐角里的包间走,这种地方自然是有包间的,一般点好小姐就直接去包间去解决战斗,一个钟一百块,二十分钟一般的男人都能解决战斗,短平快,既经济又实惠,倒是一般出来偷情找刺激男人的最好选择! “妹——,亚男——!”那是铁鸽子撕心裂肺的叫喊,铁鸽子知道一个男人带一个女人进房间会发生什么事情,都是他害的,都是他害得他妹妹落得如此下场的,他不甘心,他很怨恨啊,他恨不得手里有一把刀把这里的人都给杀了,二彪子、五老黑,他嘴里咀嚼着这两个人的名字,杀气滔天! 门一关,里面是另一个世界,两张床,两个柜,包间里倒是装修得不错,起码比黑天发廊里要高档气派得多,将铁亚男扔到,二彪子并没有急色地下手,而是饶有兴趣地道:“喂,你怎么不喊不叫啊,还有刚才我给你机会你为什么不对我下手了,这可不是你的性格啊?” 一个翻身,铁亚男并没有从爬起来,而是就那样侧着身子趴在,回过头,眼神里有些读不懂的心思看着二彪子,幽幽地道:“我为什么要反抗,现在这里都让你的人控制了,我要是反抗,他们会对付我哥哥的,我连你一个人都打不过,难道还能逃出去不成,还有今天这个事情错的是我哥哥,错的是我,如果你真的要报复我的话,尽管来,不过我有一个条件,希望你能放过我哥哥。” 铁亚男是一个聪明的女人,别看她性格上是很火辣,也喜欢打架这种事情,但是这并不代表她没有头脑,如今的情况是她和她哥哥的命运都掌握在眼前这个男人的手里,她反抗也好,不反抗也好,也是逃不出这个男人的手掌,与其这样,还不如谈一下条件,自己就是失去了东西,也能换取了一些利益,起码把她哥哥保全了。 二彪子笑了,斜躺在的铁亚男一身火红色的皮衣皮裤外加皮靴的打扮是那样的四射,紧身的衣服将其身材完美地凸现出来,那如云的秀发披散开来倾泻在,宛如一副完美的图画,是那样地美丽!那样地迷人! 燃烧了,彻底燃烧了!现在屋子里没有别人,就是他和铁亚男,二彪子再也没有什么顾忌,下面光秃秃的一次性裤子根本就遮挡不住如意金箍棒的变大举动,一点一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迅速地变大,真真是应了“如意”二字,可大可小,百般变化! 就那样躺在的铁亚男自然眼睛直直地看见了二彪子的变化,刹那间,铁亚男双颊飞红一片,表情羞不可抑,不管怎么说,她可是一个还没有经历过男人的黄花大闺女,可是,可是她的眼睛却怎么也闭不上,怎么,怎么他那个地方那么大啊,好象,好象我在那个片子里看到的外国男人也没有他的大啊,不是,不是说中国人的不大吗? 铁亚男没吃过猪肉,却是看过猪跑的,记得在哥哥偷偷藏着的那种片子里也看到过男人的这种东西,可是,可是电视里的东西和这个实物比起来,还是有着巨大差距的。 “你是第一次吗?”二彪子好奇地问着,因为他发现这个女人好象跟他想象中的那种女人不一样,她看自己那个东西的目光太纯洁了。 “是,是第一次!”铁亚男不知道为什么就这样脱口而出,说完之后,她才觉得臊得慌,把脸深深地迈进床里,不敢抬头去看二彪子了。 二彪子先是一怔,接着又是一惊,但更多的还是一喜,那一个男人不喜欢这种把自己第一次给自己的女人,这代表着这一块土地是自己第一个踏足的,第一个耕种的,那一种满足感是用语言无法形容的。 欢呼一声,一个箭步窜到,压上去就是一阵法式舌吻,铁亚男这辈子那里接受过这么对待,别说这个,她连接吻都没有过,这还是她的第一次接吻呢,没多久,就已经气喘吁吁,意乱情迷。 接着,二彪子脱去了铁亚男上面的皮衣,里面是一件贴身保暖的小衫,继续脱掉,又把她里面的那件挑飞了,铁亚男的一下子就弹跳出来,的不住的晃动着,让铁亚男羞涩得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哪知这时候,二彪子忽然就变得文雅起来,他伸出一只手轻轻的上了女孩那里的挺起,脸上微微的笑着,然后,他对闭着眼睛的铁亚男轻轻地道:“你不要紧张,男女之间这种事情其实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不过慢慢来,我会教你,今天晚上,我会让你尝到你这辈子,从来都没有享受过的快乐!” 铁亚男依旧是闭着眼睛不出声,反正她也是豁出去了,此时的她一身功夫根本就施展不出来,完完全全就是一个柔弱无力的小姑娘,就那样任凭二彪子胡乱去摸她那从来没有让一个男人触摸过的禁地,眼角悄然地泛出几滴泪珠。 外面,五老黑悠然地找了个凳子坐了下来,他的一众手下已经牢牢控制住了现场的局面,看着被自己几个手下强行按住的铁鸽子,这个昔日的竞争对手却落了这样一个下场,他是得意嚣张地道:“老铁啊,不是哥哥说你,你谁得罪不好,居然去得罪彪哥,你知道他是什么背景吗,赵玉海海哥的兄弟,猫姐的男人,马金花副镇长的丈夫,你说说,你那一个能得罪得起啊!” 铁鸽子一开始还是怨毒地看着五老黑,但是随着五老黑报出这几个姓名,他是彻底无语了,那个农村土老冒,一个小山村的村长居然有这个背景,可是看五老黑的样子也不像说假啊,再说这个事情他说假又有什么用,再看他一见那小子的样子,这个事情绝对已经是**不离十了,把牙都给咬碎了,他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他,他也不想得罪这个二彪子啊,这是人要倒霉起来,喝口凉水也塞牙啊! 看见铁鸽子的样子,五老黑就更加高兴,更加觉得舒爽了,嘿嘿地道:“不过呀,我说老铁,刚才那个女的是你妹妹铁亚男吧,听说过,听说过,省里跆拳道馆的教练,替你打过不少道上的好手,你可是有一个好妹妹啊,看这样子她和彪哥那可是要成就好事了,以后说不定你就成了彪哥的大舅哥,嘿嘿,以后,说不定我五老黑就有求到你铁哥的时候,还往铁哥看在今天这个情分上,给老黑一个面子啊,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五老黑的手下都笑了起来。 铁鸽子手中青筋直要蹦出来,这个王八蛋,这个混蛋,妈拉个巴子的,五老黑,这个仇我铁鸽子非报不可! “啊……” 此时在屋内,铁亚男出了一声长长的,身体豁然紧绷起来,又马上瘫软在。娇柔的身躯都是汗水,某些地方,还产生了一片潮红之色。 不用说,她已经达到了一次无与伦比的快乐顶峰,而这仅仅是二彪子五根手指的杰作而已,还是在她上面部位上做出来的花活,下面的裤子可都还没脱呢,今晚的欢乐才刚刚开始,接下来,还有许多美妙的享受,等着她去品尝。 在她身边的二彪子微笑着,,用手轻轻安抚着她刚刚之后的身体,对待女人的挑情手段,二彪子通过这么多女人的摸索和领会,绝对已经达到了大师级的高手,他知道什么时候应该刺激她,什么时候,却需要给女人温柔,而对付这样还没有经历过男人的黄花大闺女,就更要细致一些,慢慢一些,不是有那么一句话说得好吗,好东西要慢慢地品,慢慢地尝,这样才能品尝出最好的滋味来。 仰躺在的铁亚男目光已经迷离,身体的某个地方直到此刻还传来一阵阵的敏感收缩,看着身边这个让她如此快乐的男人,她心中既欢喜,又遗憾,这个男人,不知道以后是仇人还是爱人,也许,也许过了今天晚上,她和他将什么都不是了吧,可是,可是,她突然很期待今天这个夜晚将会是什么样子的一个夜晚了。

85%的人还喜欢以下相关话题

相关文章 (标签)

相关文章(同类)

最新文章

在线 亚洲 欧美 专区看片

【妈妈的浪穴】【完】我就读於北安中学初中部二年级,今年十五岁,爸爸藤井龙一靠着妈妈娘家的关系选上了国会议员,妈 […]

国产高清-国产AV

为君天下倾楔子  南昕乐紧紧抱着仅三岁的么弟,一双眼惊惧地盯着包围在四周的禁卫军。  地上躺着仆人的尸体,看着 […]

2018高清日本一道国产-在

三姨我要你,你可否愿意【完】(作者:不详)这个故事还不够称为陈年往事,虽说往事如云烟,只是这云烟还未消散。   […]

走女朋友后门真的舒服吗

(转)女邻居她是我邻居的老婆,她比我大好几岁,虽然我们家和邻居他们家平时不大联系,但我从高中的时候就很喜欢她, […]

波多野结字衣中文字幕

偷来的琴姐K市一条热闹的商业步行街,这条街的房子都是以前集体宿舍式样的老建筑,一层临街的房屋都改修成了一间间商 […]

国产老妇女牲交毛片

【我的爱妻爱女】【作者:不详】【完】本帖最后由 hanwuhan 于 2018-1-16 18:34 编辑   […]

女人出轨自述

(转)老板娘的服务就在上周2,我心情不好,又加上出差长途太累。去了足浴店做个足浴。我真的没想那方面的事情,真的 […]

说说老公都怎么玩你

校园情欲我在南方的一所普通高校上学,读的是英语专业。作为一个学渣,平时上课蛮无聊的,基本听不懂老师在前面说什么 […]

口述作爱过程故事细节

警探姐妹花之海盗【完】(作者:不详)警探姐妹花之海盗(上)“哎呀,这简直是太奢侈了!十几个人用这麽大的一艘 […]